业绩连跌 广生堂欲借医疗“赚快钱”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2-04 06:31

业绩连跌 广生堂欲借医疗“赚快钱”

2018-12-04 02:02来源:北京商报人才/服务业/运营

原标题:业绩连跌 广生堂欲借医疗“赚快钱”

一份与和睦家医疗签订的运营服务协议让福州和睦家广生妇儿医院获得品牌运营支持,也进一步推动广生堂打造医疗产业链的战略。因医保控费和医院药占比考核,广生堂核心产品抗乙肝病毒药物价格降低,业绩也随之出现下滑。为提振公司业绩,广生堂加速进入医疗服务领域寻求利润点。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辅助生殖等医疗服务业务较为火热,但受管理体系和专家资源等因素影响,广生堂能否在该领域获得收益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联姻和睦家

近日,广生堂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和睦家医疗签订了《运营服务协议》,协议明确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这是广生堂与和睦家医疗的进一步深化合作,也是打造地区人类遗传基因研究、生殖科学、高端妇儿医疗产业链的重要一环。

此次《运营服务协议》进一步明确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和睦家医疗向福州和睦家广生妇儿医院提供“和睦家”品牌授权、开业前的专业指导以及管理体系等实质性运营等支持和指导、输出以及指导等。同时,在品牌授予许可费和运营服务方面,福州和睦家广生妇儿医院需向和睦家医疗每年支付一定的费用。广生堂在公告中表示,拓展医疗健康服务领域是公司的全新业务,公司将积极引进行业内人才,充分利用“和睦家医疗”在该领域的行业积累和先进管理经验,为顺利营业提供品牌等保障。

事实上,广生堂与和睦家早在一年前便有了合作。2017年7月,广生堂与和睦家医疗签订了《合作意向书》,并启动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项目,将福州和睦家广生妇儿医院建设项目作为募投项目之一。意向书公告显示,双方合作开办“和睦家”营利性高端医疗机构,发挥各自的优势,投资设立以妇产及儿科为主要特色的全科高端医疗机构,并打造在辅助生殖领域的国际学术领先地位。

医药行业投资分析人士李顼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双方的合作或是各取所需。从目前来看,和睦家医院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此次在二线城市布局及试水可以为公司未来二三线城市连锁化铺路。对于广生堂来说,公司新业务可以借助和睦家的品牌形象和运营管理模式,使公司医疗业务更加迅速被消费者熟知。“未来福州和睦家广生妇儿医院在宣传上倾向和睦家品牌,能够加速提升医院的知名度。”

针对公司发力医疗服务新业务的原因、新业务的未来发展以及公司战略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广生堂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不接受采访。

业绩三连跌

进入医疗服务领域的背后是广生堂业绩持续下滑寻求新盈利点。

资料显示,作为一家主要从事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广生堂的阿甘定、贺甘定和恩甘定三大核苷酸类抗乙肝病毒产品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占公司营收99%以上。不过,受医保控费和医院药占比考核,核苷酸类抗乙肝病毒产品市场增长放缓以及竞争产品增多,广生堂产品在多个区域中标价格下降影响,公司的业绩增长形成压力。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阿甘定、贺甘定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237.36万元、2697.07万元,同比下降24.18%、32.9%;2017年,阿甘定、贺甘定、恩甘定分别实现销售收入4808.66万元、2458.87万元、2.14亿元,同比下降22.91%、8.83%、4.01%。核心产品的下滑也进一步影响了公司的整体业绩。2016年,广生堂净利同比下降35.83%;2017年,净利同比下降49.46%;2018年前三季度广生堂净利同比减少79.5%。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认为,医保控费等政策对所有医药企业都造成了影响,由于广生堂三大单品营收占比公司总营收近100%,因此广生堂的波动较大。

在核心品种业绩下滑的情况下,广生堂一方面通过加大投入向创新药转型,另一方面则加速布局医疗服务业务寻求新利润点。2016年,广生堂与药明康德在乙肝、脂肪肝和肝癌领域签署了4个创新药合作开发合同;2017年,广生堂宣布与药明康德合作立项开发治愈乙肝路线图等研发项目。

在上述不愿具名分析人士看来,药品创新研发具有投入大、回报周期长、风险大等特点,广生堂想要短期内靠创新药扭转业绩存在较大难度。“做创新药风险较大,十年时间都不一定能研发出来一个创新药,最后到临床三期、四期时会被毙掉,过去十年的投入都白费了。相对于创新药来说,进入医疗服务能够让广生堂较快获得一些收入。”

广生堂董秘牛妞此前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广生堂在整个肝脏健康领域进行了包括乙肝、乙肝抗病毒等全面布局,目前正在做新药研发等布局工作。“药品价格下降对公司业绩有一定影响,每年数千万的研发费用投入加大公司业绩压力。短期来讲公司业绩会承担一定压力,但从长远来看,符合公司发展战略。”

新业务未来待考

在鼓励社会办医等利好条件下,国内众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领域。2013年10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40号)明确,要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多措并举发展健康服务业,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

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指出,在新药研发投入大、周期长,而业绩又承压的情况下,广生堂亟待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医疗服务具有广阔前景,二孩政策的放开让辅助生殖等医疗服务业有更多的市场,提早布局对公司有好处。”

在李顼看来,尽管有政策支撑,但医疗服务业务能否在短期内获得可观利润还有待观察。医院的重资产模式需要长期的投入,当医院达到收支平衡进入成熟期和平台期后,企业需要新开医院增加盈利。妇儿保健相关科室里的辅助生殖还涉及到资质牌照的问题,截至2012年底,我国获得辅助生殖资质的机构共356家。至此之后,各地就几乎再无新增辅助生殖机构。再加上妇儿科室需要考虑专家依赖和病床周转等情况,这一切可能加长回报周期。

此外,医院和药品不同,药品可以辐射全国,而医院具有一定的辐射半径。“资本进入医院很容易,但后续怎么管理、吸引患者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广生堂此前主要是从事药品销售,目前在医疗服务这方面还要完全依赖和睦家。”

不过,据上述不愿具名分析人士透露,在当前民营医院行业中,定位高端的和睦家确实有一定的品牌影响力,但目前和睦家聘用的多为外籍工作人员,支付给工作人员的工资费用约占比总营收60%,和睦家医疗的管理体系是否适合广生堂并给公司带来收益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北京商报记者 郭秀娟 姚倩/文 李烝/制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